缅甸宣布两支民族武装将签署全国停火协议

新华社仰光1月23日电(记者庄北宁 卢树群)缅甸政府与民族地方武装组织新孟邦党、拉祜民主联盟23日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这两支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将签署全国停火协议。

当天,新孟邦党主席乃托孟、拉祜民主联盟主席佳昆萨率领各自代表团在内比都与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举行会谈。

根据新闻发布会通报,双方主要就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继续推进和平进程等问题举行会谈。

昂山素季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欢迎新孟邦党和拉祜民主联盟的加入,感谢所有为联邦和平以及基于和平的发展提供帮助的人。

自独立以来,缅甸境内一直存在大小不等的数十支武装。目前,缅甸官方公布的民族武装共有21支。自2013年11月起,缅甸政府和民族武装举行了九轮和谈,最终于2015年10月与8支少数民族武装领导人签署了全国停火协议。

编辑:孟洁
来源:新华社

另类的“海鸥”

昨天在校友家里,见到了弟弟的朋友岩九。

“业内人士”看到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位佤族男子。那是我弟弟于2009年7月至2010年7月在云南思茅地区(现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公信乡班文村支教时候的朋友。
尽管未曾谋面,也没有在弟弟的照片中仔细的看岩九的形象,但毕竟是弟弟的好朋友,所以一见如故,无话不谈。
岩九长得很黑,佤族本就有“中国黑人”之称,但见到了才晓得什么叫黑。当然,作为有很多黑人朋友的我,其实也不诧异的。人之间交流,不是靠黑脸白脸红脸,关键在是否以诚待人。
弟弟支教所在的公信乡是在中缅边境,我当时让他去支教,因为知道他不怕吃苦,所以就建议他不如一竿子插到底,然后就积极要求组织上把他派往农村。当时一般支教的同学基本都在乡镇中小学,而女生一般都会在县城。当然,虽然是县城,条件还是很艰苦的,特别是对那些从魔都上海去的大学生。
弟弟是画画的,但是对摄影更为热衷一些。所以后来为了让更多的朋友知道那么个地方,我给弟弟做了个博客。因为2001年以来的经历,所谓那些永久保存的空间,往往两三年都持续不了。所以我就给他做了个独立空间,域名我手上有很多个,比如本来想让弟弟研究俄罗斯文化搞了个 puxijin.com ,似乎不是很适合,于是最后就用了 shahuhu.com (傻乎乎),我觉得比较契合这种气质,哈。
弟弟支教的那个农村,还是比较偏僻的;网络也不好,所以一般他都是平时拍摄的,每个月去下县城,在同学的宿舍,或者网吧里,把照片传给我。然后我进行编辑上传博客(到今天发现其实这个博客,弟弟自己发的博客好像还没有哈)。时间长了,只知道画画的弟弟也有很多感想,于是开始写东西,差点就成了作家——或者说也可以就是作家了。
当地的经济条件很差,很多家庭一年收入才几百块;很多学生上不了学。然后,弟弟和我商量,要么募捐点?我说那应该不难。当时,法兰西论坛已经8年多了,海归中心的前身已经在了,我也开始混校友会了。于是,现在海归中心的小伙伴,还有不少浙大校友、在校生开始参与了这些工作。
这次邀请岩九来杭州的,就是昨天晚上去他们家做客的校友。一晃8年就这么过去了。我这才知道那位校友一直没有中断的支持了很多当年的弟弟的学生,以及那个学校后来的学生。当然,还有不少借读的缅甸小朋友。因为中国小朋友每个月有政府50元的补贴,而外国小朋友(没有中国户口),连这点就没有。于是她就召唤一些爱心姐姐、兄弟对这些小孩子进行支持。可以说,这好像就是名副其实的国际主义精神了嘛。
后来,不知道哪位同学的帮忙,《杭州日报》等关注了此事,然后就有了断断续续的故事。故事本身,其实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毕竟大家都是普通人;不像有些能耐高的人可以连跳三级那么步步高。
但是,这个事情一晃就八年了。
当年的学生,也不会像故事里那么精彩,说读了博士,攻克了什么难题,活动诺贝尔奖啥啥。有些事情我弟弟跟我说过,我也记得不牢,比如当年的学生高中毕业后,虽然考上了山东的大学,居然被另外一个民办学校给忽悠进去了去了两年。现在也是面临各种选择。或许我也记得当时我弟弟好像问过那个学校是否靠谱,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在忙什么。就这么把一个学生给耽误了。但只能以自己还是帮助到更多的人有了正确的选择,从歧途或者从骗局中挽救出来,心中略有好受。或许当年我是给了她正确的方向,但是她没有听。一切都随风而去,对我来说。但是对那位佤族学生就是个大的损失,也许是给普遍学历不高的佤族文化带来了很大的可能的伤害。
其实……昨天是我们讨论如何继续的支持。
我比较坚信李志文教授跟我说过的,做慈善和公益事业,出钱不出力,出力不出钱才是一种好的方式。因为这样才能确定起完善的管理体系。但是,我和俊阳校友和岩九也说,我们现在只是自己小搞搞做点好事,这个也不必严格,只要做到公开透明就可以了——而俊阳校友就是一直在这么做的。当然在操作过程中,也是会碰到这样那样蛮难的事情而且还有经常无法规划或预计到的。做事是需要成本的,我弟弟在募捐到钱的时候也跟岩九说过,取个百分之5的经费作为开展工作用,也是可以的。但善良的中国人民不太愿意接受,大家还是都觉得做好事不能拿钱。很多人都这么认为,所以还是得想想其他办法吧。
其实真的比较费时费力的。在大城市的同学无法想象,前几年,取汇款,需要到县城去;后来虽然乡里也开通了信用社的点,但一周也就一两次有人在才可以去取钱。然后钱或者物取到后,有些时候学校里是没人的。要把这些物资送去,也是个问题。说城里人不懂乡下,比如有些同学为了尽快与小朋友取得联系,可能喜欢用快递,结果,快递至寄到县城,还不如平信寄到乡里,可以更快一些。
弟弟离开中缅边境后,我对这些事情关注少了。但毕竟当年还算是和弟弟一起“战斗”过的,所以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我也就在这里充专家bibi几句。
晚上结束的时候,岩九把他从老家带来的蜂蜜和咖啡送了我。我又看了下地图,足足公路是五千多里,而他和夫人这次是先去了河南再到杭州。两瓶蜂蜜也很不容易。我也不知道怎么吃才能最大效用的发挥哦。
前面说到两个问题,一个是做好事的成本很大,但国人不习惯具体实施的人从中分一部分经费作为合理的工作报酬;还有一个就是我标题说的海归海鸥的事情。这里再说两句。
岩九其实就小学毕业,夫人倒是读到高中,在那边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弟弟回上海继续读书后,他也曾去上海浦东工作了三年多,在工厂里做工人。后来,他很夫人结婚,但出去打工也不容易,分居两地成本也高,于是就在当地,随后在隔壁的缅甸承包或合作了几块咖啡园和茶园。岩九做的茶叶我也早就喝过,我弟弟拿给我的。当地的气候想,味道也不错。现在一年也夫妻两人也有几万的收入,这样子的话,我觉得也是蛮好的。我们俊阳校友等的爱心传递到基层,有专门靠谱的兄弟可以对接。而他也不用担心因此影响自己的生计。所以俊阳校友这次请岩九夫妇来杭州,就是想找一些专家看看是否这样的产品可以有更好的出路和按质论价的回报。希望我们这位少数民族的朋友一家和他的朋友能有更好的未来。
当然在缅甸佤邦承包或合作种植,也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只要有心,我想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
啰嗦这么几句,也不知道有无说到点上。有各种想法的同学,可以给我留言或邮件。
给弟弟做的博客,因为后来服务器搬迁,一直没时间来得及恢复;前几天得知岩九要来,赶紧召唤上当年的技术小伙伴“同济的鱼”终于在见到岩九前24小时恢复了。于是,大家可以看看当年的一些帖子:

边境的孩子,需要你的帮助

边境的孩子,需要你的帮助

叶伟家访

叶伟家访

杭州日报 2009/12/30 一封来自边城的求助信如今变成了一封感谢信

杭州日报 2009/12/30 一封来自边城的求助信如今变成了一封感谢信


杭州日报报道《中缅交界村寨 孩子现在还光膀子》(11月24日B3版)

杭州日报报道《中缅交界村寨 孩子现在还光膀子》(11月24日B3版)

佤族小女孩叶伟致曹阿姨的信(电子稿副本)

佤族小女孩叶伟致曹阿姨的信(电子稿副本)

关于班文小学饮水的问题并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帮助

关于班文小学饮水的问题并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帮助


资助修水管的钱已到位

资助修水管的钱已到位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三)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三)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四)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四)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五)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五)

一封特殊来信(by 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

一封特殊来信(by 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

克丽奥箱包孙利娟向班文小学捐赠书包发送现场

克丽奥箱包孙利娟向班文小学捐赠书包发送现场

王雅芬寄来了几件衣服

王雅芬寄来了几件衣服

顾春春:和孩子一起去涂鸦

2016-05-27 02:56 来源:北京亦庄实验小学
http://www.sohu.com/a/77614121_420038


5月25日,亦小美术老师顾春春的“青年才俊日”活动举行。两课时的美术公开课“心中的风景”之后,顾老师在微报告中,和参与活动的老师们分享了他与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们进行涂鸦课的快乐旅程;在最后环节,油画专业的顾老师竟然还进行了一场关于摄影的沙龙“让我们一起shoot”!他回顾了自己喜欢摄影至今痴心不改的历程,分享了自己的摄影心得和成果。他的三位高徒也上场助阵,分别讲述了自己的创作过程和作品赏析。此次微信内容,是据其同题微报告改编而成。
——编者按

顾春春:和孩子一起去涂鸦

前几天,史丽英老师跟我讲,全课程大地板块即将结束,接下来到了最后的艺术表现,问我有什么好的意见。我当时毫不思索说:“既然是画大地,那为何不在地面上画?”史老师也是力挺我的意见,于是我们最终采用色粉笔来进行地面装饰。

色粉是一种很容易被擦洗的颜色,所以绘画的过程和作品只能通过影像保留,这对孩子们来说,似乎有些残酷,因为他们的作品不能长时间在校园保留下来。但我想,正因为有这份遗憾,却也能使他们心中的影像留存更深刻。

那么,我为什么会让孩子们去接触大地、真实地在大地上描绘呢?当然,作为一名美术老师,不走寻常路的惯性思维是必须的,但同时也源于自己一直在这方面的努力,我希望能够通过和孩子们一起涂鸦,让我们的校园充满更多的色彩。

我和孩子们曾经做过了许许多多的涂鸦。

原始岩画课程

2013年9月学校开学,钱锋老师率先进行的“万物启蒙”的石头课程,需要一个美术版块,自然而然地,我就打起了学校里类似门廊建筑的主意,这,也成了我和孩子一起涂鸦的开始。

我让孩子们把自己想象成原始人,去尝试在那个如同石头的建筑上画岩画。孩子们的想法很有趣,他们把自己当成一个原始人画师,想象着自己应该为部落留下什么样的绘画痕迹。他们有的画战争画狩猎,有的甚至把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带入到原始部落,让原始人踢足球、烧烤等等。

这样的课,我带着很多班级的孩子都画过,每个孩子都表现出了高涨的热情。

目前,这个建筑画作已经初具规模。我还会带孩子继续把它画完,希望它能成为学校的一个有趣的景观。

木板墙面画

开学伊始,我就一直很注意教室外面一长溜的木板墙面,就这样空白着也太可惜了,所以,一直在思考怎么让它变得更漂亮。后来,我就想到了用水粉颜料去绘制作品。第一次,我带着学生画城堡,尝试之后,效果还不错。于是,不仅在我教室门口画,还在当时教的几个一年级的木板墙面上画。孩子们画的都很棒,也很用心。

水粉画的好处在于,它可以很容易地清洗,可以随时更改画面主题。目前,我的教室门口画的是与南海子有关的课程内容,但说不定那天,我又会把它改了。

圆形图案

杨玉翠老师经常会就一些数学里的课程内容,和我讨论通过美术去表现。我觉得我们的交流经常是云里雾里,不过艺术可能就是不需要讲得太明白,因为我们最后让孩子呈现的作品是完美的。

比如上个月,我就带着四年级的学生完成了一个很大的圆形设计,在数学里是关于旋转图形的。通过几节课的努力,最终呈现的样子还是挺壮观的。

教室

教室是凸显课程特色的主阵地。因此,这个学期我就一直带领孩子营造一个充满儿童趣味的美术教室,我希望来教室上课的孩子首先喜欢这里,同时也能让这满墙的涂鸦激发他们的创作思维。

画大地。

不久前,我和二年级三个班的孩子们一起做的画大地作品。

 

我为什么热衷于创设不同的条件,让孩子们在各种不同的实体材质上涂鸦?

这,源于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我觉得我们应该充分满足孩子涂鸦的渴求。

每个人的童年都有过在墙壁上乱涂乱画的经历。有小孩的人家里,他们的墙上,地上或者是一些家具上,你总能发现孩子涂鸦过得痕迹。其实,乱涂乱画对孩子来说,也是他和世界交流的一种方式,但我们往往在一开始就会阻止了,因为我们怕被孩子“毁”了经过精心设计的家居环境。因此,对于孩子的这种涂鸦,往往会被大人不断喝止。大人不希望看到家里都是乱七八糟的线条,而只给与孩子一张小小的白纸,说这就是你应该画画的地方,可小小的白纸是无法满足孩子用线条、色彩交流的欲望得。久而久之,他们这种强烈的渴望就被慢慢抹杀了,以至于会有很多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就无从下笔。

当然我们生活在一个文明时代,也生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因此我们也不可能任由孩子随意涂鸦。但我们也需要保留他们的热情,为他们提供一定的场所,让他们自由创造。

我女儿特别喜欢涂涂抹抹,看到别的孩子在画画,她也兴奋,一定要去尝试。在家里有一张小桌子,上面一直摆放着蜡笔和白纸,是供她随时涂抹的。我不会教她,但会和她一起涂涂抹抹,我们随意地在画纸上点点涂涂,蜡笔在纸上发出的声响、留下的印痕,都让她惊喜不已。她很喜欢用颜色去表现,只要我给她配好色,把工具放在边上,她就能在画面上涂抹很久。

虽然在涂抹的时候是随意的,无意识的,但她能够认出自己画的作品。我想这应该是绘画过程对她来说,实在太具有吸引力的缘故吧。一个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如此,那么我们的学生呢?他们肯定也会充满着激情去创作的。因此,我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激发孩子们的创造力,特别是那些儿时只能在一张小小白纸上涂抹的学生。

第二也是源于自己对涂鸦的理解。

涂鸦有两层意思,一是指幼儿无意识的乱涂乱抹,这当然不能作为我们教学的目的。

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指源起于纽约街头的涂鸦艺术,英文叫graffiti,最主要的特点是快速表现内心想法。

在学画道路上,自己属于科班出身,小时候画素描、色彩打基础,上了大学学油画,走专业之路。受到导师和家父的影响,走的是力求通过真实的描绘,反映人性真善美的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因此要完成一幅作品,需要搜集资料,画好素描稿,并且花费很长的时间去具体刻画。所以有时候,也很想自己能够很随意很放松地去作画。我也梦想某一天背着一大包喷漆,在夜黑风高的夜晚,出现在某个街头,对着墙面快速完成一幅画形象夸张、文字鲜明的涂鸦作品。涂鸦式的儿童画教学,也正好满足了我的这种需求,因为它不需要你思考很多,大胆地把想法直接表现出来即可。

涂鸦那究竟能给孩子们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男孩子A,四年级学生,平时性格很倔,我亲自看到过在一次拍集体照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死活不肯和大伙一块拍,但是他在作画的过程中,却让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神态。他对我说,他不会画人。其实不是不会画,他应该是更喜欢无拘无束,直接用色彩在画面上随意表达。他的画面充满了色彩和跳跃的笔触,可能看不到具体的形,但你肯定能看到一种情绪的释放。在他最先的作品中,还有较多相对具体的形,但慢慢地形在削弱,情感在释放,最后他的作品也得到了升华。

这是因为画面就像一个孩子,你对它投入多少的情感,它就能为你回报多少。

另一个四年级的男孩子B,他平时总是不着不急的,他比较喜欢画一些鬼灵古怪的东西,那天我在课堂上,看到他在一张小纸上画了很多的骷髅,而不是在画我刚刚讲的内容。当我走到他身边时,他赶紧用身体把画挡住。等我走开之后,他又继续画。下课后,我让他到我的教室,给了他一个区域,希望他把他今天画的都一一表现出来,并且告诉他:这是一片海域,你可以画出沉船后的景象,可以有人的骷髅,也可以有鱼骨、珍宝什么的。他先是很惊讶,立马又兴奋地拿起画笔开工了,没过多少时间,很大一块区域都成了他的作品。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些孩子在各自不同的材质上涂鸦时的状态,哪怕是一个创作时的背影,你都能发现他们是那么地专注,那么地全身心地投入,这,也许就是涂鸦带给他们的最大改变。

如何做好涂鸦课程?

对此,我只能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肯定存在偏颇或不足之处,还望大家指出。

做好计划,合理布局。

涂鸦一般需要很多学生才能够完成一个作品,所以必须先有一个总体计划。作画前,我们首先要计划好工作量,学生是否能够完成规定区域的绘画面积;其次是规定区域要有一定的规律性,这样完成后的作品,在外形上它就是整体的。

像在四年级的旋转图形的设计中,把大大的圆形小广场作为一个整体,通过全体孩子的共同努力,完成了整个图案的设计方案。我的美术课一般是在上午的第四节和下午,画旋转图形的时候正好特别热,但好多孩子还是画得很认真,实在受不了才去树荫下凉快一会儿,可见他们也非常期待着能一起早点创造奇迹。

主题多样,结合材质进行创作。

在涂鸦的过程中可以随性、大胆描绘,但在设计方案的时候应该谨慎、斟酌。

学校给予我们很高的自由度,我想只要不在重要场所随意涂鸦,校长都会认可。但如果想作为校园装饰的一部分,得到老师们都认可,且长久保留下来,那必须得好好思考一番。

我们首先应该从材质上考虑,再决定绘画内容。因此,我看到门廊建筑,想起画原始人岩画;圆形的花坛,可以盛开一朵更大的花;我自己教室的风格,不仅从课程上考虑,整面墙让孩子们描绘了一个麋鹿苑的场景,同时为了追求视觉效果,还特意在装修的时候,要求装上大树,和壁画一起,营造成丛林的感觉。接下来大树就是我们新的绘画对象,内容肯定也是会和麋鹿苑有关。

不同材质采用不同材料,尽可能保持画面长久性。

单一材料在不同的材质上使用,也会让学生产生怠倦,因此在绘制过程中,可以尽可能多地使用新的材料,这样才能保持孩子绘画的新鲜感。同时在使用的过程中,我们需要考虑新材料是否适用材质,是否能够长久保持这么两个问题。

关于材料是否适合材质,可以多方面进行寻找和实验,比如我曾让孩子们在教学楼中厅井盖上作画,之前还做了很多设计方案,方案好的才被选上。可在纸面上画得很好的作品,一旦在井盖上作画了,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因为井盖的表面不平整,很难上色,画了几个之后,只好放弃了用丙烯绘制的计划。

如何保存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就像我建议孩子们使用色粉画大地和旋转图案时就是单单考虑了材料的新鲜感,却忽略了画面的长久性。色粉不喷胶,是不能够长久保存的,但如果你能够选择合适的地方,至少保持的时间会长久一些。比方,首先它是一个竖面,这样就避免了踩踏,同时雨水淋不到,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涂鸦不仅使孩子增添了绘画的快乐,同时也装扮了校园,倘使校园里到处都是孩子们留下的绘画的痕迹,那该是一幅多美的画面!我有许多的涂鸦构想,期待和老师、孩子一起来完成。

编辑:边淑清

欢迎关注《当代教育家》杂志第一所实验校  —— 北京亦庄实验小学

仰望星空,脚踏大地
我们一直在路上
——北京亦庄实验小学

为了孩子,与您携手!
公众微信号:北京亦庄实验小学

《当代教育家》杂志
《当代教育家》是国内第一本以“教育家”命名的高端教育人物杂志。拥有国内刊号和国际刊号,全国发行。该刊由北京亦庄实验小学校长李振村创办并担任总编辑。
《当代教育家》杂志不仅办刊,同时办学。她利用自身优势,整合国内优质教育资源,助力学校发展——策划学校文化,推动课程变革,开展高端培训,引进国际教育,报道教育人物和经验。

这是春春现在学生的作品

Time flys fast, my brother’s students are no longer in village or in Shanghai, Zhejiang, but in Pekin.
There are some works of his students’ works. Even these, about 2 years ago or much older.

Works of Chunchun's Student

Works of Chunchun's Student

Works of Chunchun's Student

Works of Chunchun's Student

Works of Chunchun's Student

Works of Chunchun's Student

Works of Chunchun's Student

Works of Chunchun's Stud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