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春春:和孩子一起去涂鸦

2016-05-27 02:56 来源:北京亦庄实验小学
http://www.sohu.com/a/77614121_420038


5月25日,亦小美术老师顾春春的“青年才俊日”活动举行。两课时的美术公开课“心中的风景”之后,顾老师在微报告中,和参与活动的老师们分享了他与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们进行涂鸦课的快乐旅程;在最后环节,油画专业的顾老师竟然还进行了一场关于摄影的沙龙“让我们一起shoot”!他回顾了自己喜欢摄影至今痴心不改的历程,分享了自己的摄影心得和成果。他的三位高徒也上场助阵,分别讲述了自己的创作过程和作品赏析。此次微信内容,是据其同题微报告改编而成。
——编者按

顾春春:和孩子一起去涂鸦

前几天,史丽英老师跟我讲,全课程大地板块即将结束,接下来到了最后的艺术表现,问我有什么好的意见。我当时毫不思索说:“既然是画大地,那为何不在地面上画?”史老师也是力挺我的意见,于是我们最终采用色粉笔来进行地面装饰。

色粉是一种很容易被擦洗的颜色,所以绘画的过程和作品只能通过影像保留,这对孩子们来说,似乎有些残酷,因为他们的作品不能长时间在校园保留下来。但我想,正因为有这份遗憾,却也能使他们心中的影像留存更深刻。

那么,我为什么会让孩子们去接触大地、真实地在大地上描绘呢?当然,作为一名美术老师,不走寻常路的惯性思维是必须的,但同时也源于自己一直在这方面的努力,我希望能够通过和孩子们一起涂鸦,让我们的校园充满更多的色彩。

我和孩子们曾经做过了许许多多的涂鸦。

原始岩画课程

2013年9月学校开学,钱锋老师率先进行的“万物启蒙”的石头课程,需要一个美术版块,自然而然地,我就打起了学校里类似门廊建筑的主意,这,也成了我和孩子一起涂鸦的开始。

我让孩子们把自己想象成原始人,去尝试在那个如同石头的建筑上画岩画。孩子们的想法很有趣,他们把自己当成一个原始人画师,想象着自己应该为部落留下什么样的绘画痕迹。他们有的画战争画狩猎,有的甚至把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带入到原始部落,让原始人踢足球、烧烤等等。

这样的课,我带着很多班级的孩子都画过,每个孩子都表现出了高涨的热情。

目前,这个建筑画作已经初具规模。我还会带孩子继续把它画完,希望它能成为学校的一个有趣的景观。

木板墙面画

开学伊始,我就一直很注意教室外面一长溜的木板墙面,就这样空白着也太可惜了,所以,一直在思考怎么让它变得更漂亮。后来,我就想到了用水粉颜料去绘制作品。第一次,我带着学生画城堡,尝试之后,效果还不错。于是,不仅在我教室门口画,还在当时教的几个一年级的木板墙面上画。孩子们画的都很棒,也很用心。

水粉画的好处在于,它可以很容易地清洗,可以随时更改画面主题。目前,我的教室门口画的是与南海子有关的课程内容,但说不定那天,我又会把它改了。

圆形图案

杨玉翠老师经常会就一些数学里的课程内容,和我讨论通过美术去表现。我觉得我们的交流经常是云里雾里,不过艺术可能就是不需要讲得太明白,因为我们最后让孩子呈现的作品是完美的。

比如上个月,我就带着四年级的学生完成了一个很大的圆形设计,在数学里是关于旋转图形的。通过几节课的努力,最终呈现的样子还是挺壮观的。

教室

教室是凸显课程特色的主阵地。因此,这个学期我就一直带领孩子营造一个充满儿童趣味的美术教室,我希望来教室上课的孩子首先喜欢这里,同时也能让这满墙的涂鸦激发他们的创作思维。

画大地。

不久前,我和二年级三个班的孩子们一起做的画大地作品。

 

我为什么热衷于创设不同的条件,让孩子们在各种不同的实体材质上涂鸦?

这,源于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我觉得我们应该充分满足孩子涂鸦的渴求。

每个人的童年都有过在墙壁上乱涂乱画的经历。有小孩的人家里,他们的墙上,地上或者是一些家具上,你总能发现孩子涂鸦过得痕迹。其实,乱涂乱画对孩子来说,也是他和世界交流的一种方式,但我们往往在一开始就会阻止了,因为我们怕被孩子“毁”了经过精心设计的家居环境。因此,对于孩子的这种涂鸦,往往会被大人不断喝止。大人不希望看到家里都是乱七八糟的线条,而只给与孩子一张小小的白纸,说这就是你应该画画的地方,可小小的白纸是无法满足孩子用线条、色彩交流的欲望得。久而久之,他们这种强烈的渴望就被慢慢抹杀了,以至于会有很多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就无从下笔。

当然我们生活在一个文明时代,也生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因此我们也不可能任由孩子随意涂鸦。但我们也需要保留他们的热情,为他们提供一定的场所,让他们自由创造。

我女儿特别喜欢涂涂抹抹,看到别的孩子在画画,她也兴奋,一定要去尝试。在家里有一张小桌子,上面一直摆放着蜡笔和白纸,是供她随时涂抹的。我不会教她,但会和她一起涂涂抹抹,我们随意地在画纸上点点涂涂,蜡笔在纸上发出的声响、留下的印痕,都让她惊喜不已。她很喜欢用颜色去表现,只要我给她配好色,把工具放在边上,她就能在画面上涂抹很久。

虽然在涂抹的时候是随意的,无意识的,但她能够认出自己画的作品。我想这应该是绘画过程对她来说,实在太具有吸引力的缘故吧。一个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如此,那么我们的学生呢?他们肯定也会充满着激情去创作的。因此,我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激发孩子们的创造力,特别是那些儿时只能在一张小小白纸上涂抹的学生。

第二也是源于自己对涂鸦的理解。

涂鸦有两层意思,一是指幼儿无意识的乱涂乱抹,这当然不能作为我们教学的目的。

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指源起于纽约街头的涂鸦艺术,英文叫graffiti,最主要的特点是快速表现内心想法。

在学画道路上,自己属于科班出身,小时候画素描、色彩打基础,上了大学学油画,走专业之路。受到导师和家父的影响,走的是力求通过真实的描绘,反映人性真善美的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因此要完成一幅作品,需要搜集资料,画好素描稿,并且花费很长的时间去具体刻画。所以有时候,也很想自己能够很随意很放松地去作画。我也梦想某一天背着一大包喷漆,在夜黑风高的夜晚,出现在某个街头,对着墙面快速完成一幅画形象夸张、文字鲜明的涂鸦作品。涂鸦式的儿童画教学,也正好满足了我的这种需求,因为它不需要你思考很多,大胆地把想法直接表现出来即可。

涂鸦那究竟能给孩子们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男孩子A,四年级学生,平时性格很倔,我亲自看到过在一次拍集体照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死活不肯和大伙一块拍,但是他在作画的过程中,却让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神态。他对我说,他不会画人。其实不是不会画,他应该是更喜欢无拘无束,直接用色彩在画面上随意表达。他的画面充满了色彩和跳跃的笔触,可能看不到具体的形,但你肯定能看到一种情绪的释放。在他最先的作品中,还有较多相对具体的形,但慢慢地形在削弱,情感在释放,最后他的作品也得到了升华。

这是因为画面就像一个孩子,你对它投入多少的情感,它就能为你回报多少。

另一个四年级的男孩子B,他平时总是不着不急的,他比较喜欢画一些鬼灵古怪的东西,那天我在课堂上,看到他在一张小纸上画了很多的骷髅,而不是在画我刚刚讲的内容。当我走到他身边时,他赶紧用身体把画挡住。等我走开之后,他又继续画。下课后,我让他到我的教室,给了他一个区域,希望他把他今天画的都一一表现出来,并且告诉他:这是一片海域,你可以画出沉船后的景象,可以有人的骷髅,也可以有鱼骨、珍宝什么的。他先是很惊讶,立马又兴奋地拿起画笔开工了,没过多少时间,很大一块区域都成了他的作品。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些孩子在各自不同的材质上涂鸦时的状态,哪怕是一个创作时的背影,你都能发现他们是那么地专注,那么地全身心地投入,这,也许就是涂鸦带给他们的最大改变。

如何做好涂鸦课程?

对此,我只能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肯定存在偏颇或不足之处,还望大家指出。

做好计划,合理布局。

涂鸦一般需要很多学生才能够完成一个作品,所以必须先有一个总体计划。作画前,我们首先要计划好工作量,学生是否能够完成规定区域的绘画面积;其次是规定区域要有一定的规律性,这样完成后的作品,在外形上它就是整体的。

像在四年级的旋转图形的设计中,把大大的圆形小广场作为一个整体,通过全体孩子的共同努力,完成了整个图案的设计方案。我的美术课一般是在上午的第四节和下午,画旋转图形的时候正好特别热,但好多孩子还是画得很认真,实在受不了才去树荫下凉快一会儿,可见他们也非常期待着能一起早点创造奇迹。

主题多样,结合材质进行创作。

在涂鸦的过程中可以随性、大胆描绘,但在设计方案的时候应该谨慎、斟酌。

学校给予我们很高的自由度,我想只要不在重要场所随意涂鸦,校长都会认可。但如果想作为校园装饰的一部分,得到老师们都认可,且长久保留下来,那必须得好好思考一番。

我们首先应该从材质上考虑,再决定绘画内容。因此,我看到门廊建筑,想起画原始人岩画;圆形的花坛,可以盛开一朵更大的花;我自己教室的风格,不仅从课程上考虑,整面墙让孩子们描绘了一个麋鹿苑的场景,同时为了追求视觉效果,还特意在装修的时候,要求装上大树,和壁画一起,营造成丛林的感觉。接下来大树就是我们新的绘画对象,内容肯定也是会和麋鹿苑有关。

不同材质采用不同材料,尽可能保持画面长久性。

单一材料在不同的材质上使用,也会让学生产生怠倦,因此在绘制过程中,可以尽可能多地使用新的材料,这样才能保持孩子绘画的新鲜感。同时在使用的过程中,我们需要考虑新材料是否适用材质,是否能够长久保持这么两个问题。

关于材料是否适合材质,可以多方面进行寻找和实验,比如我曾让孩子们在教学楼中厅井盖上作画,之前还做了很多设计方案,方案好的才被选上。可在纸面上画得很好的作品,一旦在井盖上作画了,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因为井盖的表面不平整,很难上色,画了几个之后,只好放弃了用丙烯绘制的计划。

如何保存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就像我建议孩子们使用色粉画大地和旋转图案时就是单单考虑了材料的新鲜感,却忽略了画面的长久性。色粉不喷胶,是不能够长久保存的,但如果你能够选择合适的地方,至少保持的时间会长久一些。比方,首先它是一个竖面,这样就避免了踩踏,同时雨水淋不到,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涂鸦不仅使孩子增添了绘画的快乐,同时也装扮了校园,倘使校园里到处都是孩子们留下的绘画的痕迹,那该是一幅多美的画面!我有许多的涂鸦构想,期待和老师、孩子一起来完成。

编辑:边淑清

欢迎关注《当代教育家》杂志第一所实验校  —— 北京亦庄实验小学

仰望星空,脚踏大地
我们一直在路上
——北京亦庄实验小学

为了孩子,与您携手!
公众微信号:北京亦庄实验小学

《当代教育家》杂志
《当代教育家》是国内第一本以“教育家”命名的高端教育人物杂志。拥有国内刊号和国际刊号,全国发行。该刊由北京亦庄实验小学校长李振村创办并担任总编辑。
《当代教育家》杂志不仅办刊,同时办学。她利用自身优势,整合国内优质教育资源,助力学校发展——策划学校文化,推动课程变革,开展高端培训,引进国际教育,报道教育人物和经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