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的“海鸥”

昨天在校友家里,见到了弟弟的朋友岩九。

“业内人士”看到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位佤族男子。那是我弟弟于2009年7月至2010年7月在云南思茅地区(现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公信乡班文村支教时候的朋友。
尽管未曾谋面,也没有在弟弟的照片中仔细的看岩九的形象,但毕竟是弟弟的好朋友,所以一见如故,无话不谈。
岩九长得很黑,佤族本就有“中国黑人”之称,但见到了才晓得什么叫黑。当然,作为有很多黑人朋友的我,其实也不诧异的。人之间交流,不是靠黑脸白脸红脸,关键在是否以诚待人。
弟弟支教所在的公信乡是在中缅边境,我当时让他去支教,因为知道他不怕吃苦,所以就建议他不如一竿子插到底,然后就积极要求组织上把他派往农村。当时一般支教的同学基本都在乡镇中小学,而女生一般都会在县城。当然,虽然是县城,条件还是很艰苦的,特别是对那些从魔都上海去的大学生。
弟弟是画画的,但是对摄影更为热衷一些。所以后来为了让更多的朋友知道那么个地方,我给弟弟做了个博客。因为2001年以来的经历,所谓那些永久保存的空间,往往两三年都持续不了。所以我就给他做了个独立空间,域名我手上有很多个,比如本来想让弟弟研究俄罗斯文化搞了个 puxijin.com ,似乎不是很适合,于是最后就用了 shahuhu.com (傻乎乎),我觉得比较契合这种气质,哈。
弟弟支教的那个农村,还是比较偏僻的;网络也不好,所以一般他都是平时拍摄的,每个月去下县城,在同学的宿舍,或者网吧里,把照片传给我。然后我进行编辑上传博客(到今天发现其实这个博客,弟弟自己发的博客好像还没有哈)。时间长了,只知道画画的弟弟也有很多感想,于是开始写东西,差点就成了作家——或者说也可以就是作家了。
当地的经济条件很差,很多家庭一年收入才几百块;很多学生上不了学。然后,弟弟和我商量,要么募捐点?我说那应该不难。当时,法兰西论坛已经8年多了,海归中心的前身已经在了,我也开始混校友会了。于是,现在海归中心的小伙伴,还有不少浙大校友、在校生开始参与了这些工作。
这次邀请岩九来杭州的,就是昨天晚上去他们家做客的校友。一晃8年就这么过去了。我这才知道那位校友一直没有中断的支持了很多当年的弟弟的学生,以及那个学校后来的学生。当然,还有不少借读的缅甸小朋友。因为中国小朋友每个月有政府50元的补贴,而外国小朋友(没有中国户口),连这点就没有。于是她就召唤一些爱心姐姐、兄弟对这些小孩子进行支持。可以说,这好像就是名副其实的国际主义精神了嘛。
后来,不知道哪位同学的帮忙,《杭州日报》等关注了此事,然后就有了断断续续的故事。故事本身,其实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毕竟大家都是普通人;不像有些能耐高的人可以连跳三级那么步步高。
但是,这个事情一晃就八年了。
当年的学生,也不会像故事里那么精彩,说读了博士,攻克了什么难题,活动诺贝尔奖啥啥。有些事情我弟弟跟我说过,我也记得不牢,比如当年的学生高中毕业后,虽然考上了山东的大学,居然被另外一个民办学校给忽悠进去了去了两年。现在也是面临各种选择。或许我也记得当时我弟弟好像问过那个学校是否靠谱,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在忙什么。就这么把一个学生给耽误了。但只能以自己还是帮助到更多的人有了正确的选择,从歧途或者从骗局中挽救出来,心中略有好受。或许当年我是给了她正确的方向,但是她没有听。一切都随风而去,对我来说。但是对那位佤族学生就是个大的损失,也许是给普遍学历不高的佤族文化带来了很大的可能的伤害。
其实……昨天是我们讨论如何继续的支持。
我比较坚信李志文教授跟我说过的,做慈善和公益事业,出钱不出力,出力不出钱才是一种好的方式。因为这样才能确定起完善的管理体系。但是,我和俊阳校友和岩九也说,我们现在只是自己小搞搞做点好事,这个也不必严格,只要做到公开透明就可以了——而俊阳校友就是一直在这么做的。当然在操作过程中,也是会碰到这样那样蛮难的事情而且还有经常无法规划或预计到的。做事是需要成本的,我弟弟在募捐到钱的时候也跟岩九说过,取个百分之5的经费作为开展工作用,也是可以的。但善良的中国人民不太愿意接受,大家还是都觉得做好事不能拿钱。很多人都这么认为,所以还是得想想其他办法吧。
其实真的比较费时费力的。在大城市的同学无法想象,前几年,取汇款,需要到县城去;后来虽然乡里也开通了信用社的点,但一周也就一两次有人在才可以去取钱。然后钱或者物取到后,有些时候学校里是没人的。要把这些物资送去,也是个问题。说城里人不懂乡下,比如有些同学为了尽快与小朋友取得联系,可能喜欢用快递,结果,快递至寄到县城,还不如平信寄到乡里,可以更快一些。
弟弟离开中缅边境后,我对这些事情关注少了。但毕竟当年还算是和弟弟一起“战斗”过的,所以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我也就在这里充专家bibi几句。
晚上结束的时候,岩九把他从老家带来的蜂蜜和咖啡送了我。我又看了下地图,足足公路是五千多里,而他和夫人这次是先去了河南再到杭州。两瓶蜂蜜也很不容易。我也不知道怎么吃才能最大效用的发挥哦。
前面说到两个问题,一个是做好事的成本很大,但国人不习惯具体实施的人从中分一部分经费作为合理的工作报酬;还有一个就是我标题说的海归海鸥的事情。这里再说两句。
岩九其实就小学毕业,夫人倒是读到高中,在那边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弟弟回上海继续读书后,他也曾去上海浦东工作了三年多,在工厂里做工人。后来,他很夫人结婚,但出去打工也不容易,分居两地成本也高,于是就在当地,随后在隔壁的缅甸承包或合作了几块咖啡园和茶园。岩九做的茶叶我也早就喝过,我弟弟拿给我的。当地的气候想,味道也不错。现在一年也夫妻两人也有几万的收入,这样子的话,我觉得也是蛮好的。我们俊阳校友等的爱心传递到基层,有专门靠谱的兄弟可以对接。而他也不用担心因此影响自己的生计。所以俊阳校友这次请岩九夫妇来杭州,就是想找一些专家看看是否这样的产品可以有更好的出路和按质论价的回报。希望我们这位少数民族的朋友一家和他的朋友能有更好的未来。
当然在缅甸佤邦承包或合作种植,也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只要有心,我想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
啰嗦这么几句,也不知道有无说到点上。有各种想法的同学,可以给我留言或邮件。
给弟弟做的博客,因为后来服务器搬迁,一直没时间来得及恢复;前几天得知岩九要来,赶紧召唤上当年的技术小伙伴“同济的鱼”终于在见到岩九前24小时恢复了。于是,大家可以看看当年的一些帖子:

边境的孩子,需要你的帮助

边境的孩子,需要你的帮助

叶伟家访

叶伟家访

杭州日报 2009/12/30 一封来自边城的求助信如今变成了一封感谢信

杭州日报 2009/12/30 一封来自边城的求助信如今变成了一封感谢信


杭州日报报道《中缅交界村寨 孩子现在还光膀子》(11月24日B3版)

杭州日报报道《中缅交界村寨 孩子现在还光膀子》(11月24日B3版)

佤族小女孩叶伟致曹阿姨的信(电子稿副本)

佤族小女孩叶伟致曹阿姨的信(电子稿副本)

关于班文小学饮水的问题并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帮助

关于班文小学饮水的问题并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帮助


资助修水管的钱已到位

资助修水管的钱已到位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三)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三)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四)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四)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五)

社会各界捐赠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完全小学详细情况表(五)

一封特殊来信(by 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

一封特殊来信(by 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

克丽奥箱包孙利娟向班文小学捐赠书包发送现场

克丽奥箱包孙利娟向班文小学捐赠书包发送现场

王雅芬寄来了几件衣服

王雅芬寄来了几件衣服

One Reply to “另类的“海鸥””

  1. 岩九是我在云南支教是认识的佤族朋友,我们结识到现在已经有八年了,他是一个脚踏实地,努力肯干,也非常负责的阿佤小伙,为了自己梦想,也为了自己今后的家庭,非常地拼搏。如今他在缅甸佤邦总算有了自己的一点小产业,才与相恋近10年的女友登记结婚,且不说在那边诸多生活的不便,每次颠簸在佤邦到中国的路程,就足够让人难以忍受,此中艰辛,也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但这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不离不弃,坚持了下来,在此也祝岩九夫妇早生贵子,白头到老。
    正是因为他踏实,并且也同样热心于村里孩子们的教育及生活问题,岩九也是在我支教走后委托的诸多公益事业的联系人,从爱心衣物的收取到发放,结对资金的保管和委托等等事务,他都做得是清清爽爽。后来,杭州的吴姐从自己资助一个小孩开始(她从小学六年级开始一直资助到现在,现在那个小孩已经上了一个民办大学,学费可是价格不菲),慢慢地把这个爱心团队越做越大,到目前为止有好几位热心人士在佤族资助那边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吴姐和岩九在做联系和沟通。
    这几日,岩九夫妇应吴姐邀请去杭州做客,吴姐回顾了她们这个热心团队八年的公益事业,我兄长也去参加了,他的文章也让我不由的想起了八年前那些难忘的青春岁月,也想到了已结识八年之久的佤族朋友。
    一 一还小的时候,他来过一次北京,但没住两天,害怕北方的寒冷,吓跑了。这次依旧害怕,不准备来北京了,杭州旅程结束后,过两天就回云南。怪只怪云南的天气太好了,四季如春。
    回看以前和现在的照片,他依旧是充满了对自然敬畏,自然也给予了精神与力量德回报——他依旧是当年那个精神的佤族小伙,而我却是由瘦变胖又变瘦,可依旧胖的状态,都市生活带给我们诸多便利的时候,同样让自然成了奢侈品,当年的风景只能常常在梦与回忆中去触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