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的孩子,需要你的帮助

我是上海师范大学的硕士研究生顾春春,今年有幸成了一名西部志愿者,并于7月份来到了祖国的西南边陲孟连县来支教。孟连是三个少数民族聚居在一起的自治县,这里有傣族、拉祜族和佤族。风景优美,少数名族风情浓郁,这里有“边境绿宝石”之美誉,应该说这里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正因为她地处我国的西南边陲,交通十分闭塞,路况也很差,经常会因泥石流而中断路程,所以她的经济不能得到很好的发展,很多东西运不出去。以前,这里实行的是农奴制度,有傣族土司管理,人民生活很苦。解放后,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部队逃亡于与孟连一江之隔的缅甸,所以人民需要时时刻刻提高警惕,提防特务的破坏活动,这也停滞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但是他们对于我们边疆的稳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国家给与了相当优惠的经济补助来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县团委的领导考虑到我们从大城市过来比较难适应农村生活,所以大家都被分配在县乡一级。我是被分配的公信乡中心校,后来我又向学校领导提出我要公信最远的村小——班文村小学支教,学校领导经过再三考虑后,答应了我的请求。公信乡是孟连最偏僻的一个乡,而班文又是公信最远的村,这里的村小很缺老师,每次新老师来了,总是呆不了一两年就走了,因为在这里交通实在是太不方便了。从班文到公信有三十公里的山路,现在虽然有摩托,但行进在这样的山路上,绝对是对骑手技术和胆量的双重考验。往往这听听只有30公里的路程,摩托车却要行进两小时,有时碰到塌方,那么时间可就更长了,所以我很少出去,来了班文一个多月了,只出去过两次,我如果不要带很多东西,我宁可走路,也不敢坐摩托。这样的路况在家的时候,我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象过。 学校建在村公所下面的一块平地,占地5000平方米左右,建筑面积约有700平方米,有一到六年级,共六个班,目前有六个老师,每人负责一个班的全部课程。住宿学生有50人,都是来之距学校10公里远的塘库寨子。学校临江而建,这条江就是与缅甸交界的南卡江。学校学生的伙食费是由国家补助的。此外,班文村小所辖学生还包括班文组、芒弄组、永白勒组、天岩组和红海组共六个组,其他除天岩组个别学生外,也都是住宿。还有十几个来自缅甸的学生。他们父母都是因为由于在缅甸不堪生活的重负而跨过南卡江在这边定居,因为他们和这里的村民都是一个民族,所以生活并没有区别。他们父母来这边一般都是帮人家干活的,如照顾人家田地,然后自己也种一点,因为这里田很多,谁种谁收。但这些缅甸小孩因为并不属于我国政府补助范围,所以的生活尤为艰难。 这里的经济收入普遍很低,基本还是自己自足的。他们的庄稼采用一种“轮歇”的劳作方式,还有点近似原始的刀耕火种。一年庄稼种下去,收割完了,用火烧了,然后隔一年才能继续耕种,产量很低,根本无法用来种经济作物。对于现状来讲,最大的收入可能是他们饲养的猪了,但是这里的猪是放养的,没有饲料,长得很慢,一家也养不了几头,过年过节一杀,也卖不了多少。一般每户人家都有两三头牛,虽说现在一头牛能卖好几千,但是牛是用来耕地的,相当于他们的不动产,不轻易出售。所以总体来说,这里人家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收入,所买东西的钱买买柴米油盐,日用家用以及还有劳动用品基本上也就没有,每户人家的最现代化的东西是电视机、功放音响还有摩托车,前者是因为佤族是一个热爱音乐的民族,后者是为了出行方便,没有实在不好办。 这里的大人除了节日里,会穿的比较好一点,女的穿佤族的衣服,很是好看,家里有没有钱也就看是不是带了银饰,很多家里本来有的,后来因为穷,就把它转卖掉了。这边的寨子里很少有带很多银饰的,有些只能带假的。男的一般穿的很汉族很相似,比较喜欢穿宽松的牛仔裤,年轻人喜欢穿球衣,因为这边打篮球很流行。小孩的好衣服也很少,女孩子可能家里呆着反而重视点,等稍大一点都有一两套还算像样的衣服,男孩子可能也是比较调皮的,好衣服也穿不了几天就会弄得很脏,所以男孩子基本上一直是穿的破破烂烂的。大人们平时也是穿的很破,他们白天需要干活,小孩平时基本上就是一两套比较破烂的衣服,也很少换。这边小孩很少有穿球鞋之类的,基本上都是拖鞋,还有不穿鞋的小孩。这也是两方面的原因,环境和经济原因。这里天气不冷,山路有时候比较烂,拖鞋脏了洗起来也方便,但要是有钱买运动鞋的话,他们肯定还是喜欢的。 小孩不大有零花钱,我问过一个班文村的小孩,她说她爸爸一个礼拜就给她一元钱,但她还是省了下来买了一个假的银手镯。一般零食也就是家里烤的玉米粒等等自制零食。 小孩学习成绩不是很好,这是有很多原因形成的。一个是老师的原因,这边从今年开始一律不用代课教师了。前几年,村里的老师大多数是代课的,很少有公办教师愿意去村里教书,因为那里的条件实在是比较艰苦的,所以为了提高教师的素质,县里也是两方面努力,一是进行招聘教师,二是改善村小的各方面条件。第二个原因是,小孩本身说的是佤语,和汉语之间存在着一种语言上的障碍,一般要到四年级左右才基本上能够比较完整的说汉语,所以学生在语文学习中最头疼的是作文和阅读,也是令老师最头疼了。还有,这边小孩有很多的时间是帮着家里干活。放牛、做饭,帮家里下地干活等等,大都很勤劳。所以作业基本上只能是课堂作业,回家作业最多有一两个会去做。这边小孩很少有上高中的,上大学更少,好像村里到现在应该出过两个大学生,一个本科,一个是专科。一般上到初中毕业就不读书了。有些会出去打工,过三四年再回来。出去打工对他们来说也是见世面,钱挣不了多少,因为在外面边挣边花,也带不回来多少钱。 有些事情一下子是没法改变的,这里存在着太多的原因,首要是交通的不便。去乡里摩托车需要将近两个小时,而且是颠簸的厉害。村寨与村寨之间也是山路漫漫,小孩回家吃饭,来回需要很长时间,所以上午的课程在11点半左右结束,一直要到下午2点半上课,还是有学生要迟到,而我也没法指责他们。其实学校是有食堂的,是给住宿的学生提供的。因为他们路程远,所以乡里给了我们学校50个免费的提供食宿的学生名额。他们吃饭就不用钱的,但是其他学生也可以搭伙,也不贵,估计一顿饭1元左右吧,如果自己带米,估计1元都不用,但是基本上所有的其他学生还是愿意回家吃饭,省下这一周还不到的10元钱,而不是好好利用这时间来学习。   说到这里,大家也就知道这些小朋友需要哪个方面的帮助了。如果大家希望帮助这些边境上的小朋友们,欢迎任何形式的资助。比如: 小孩衣物; 如有意愿资助一两个学生的,也可以代为寻找,根据要求去寻找合适的资助对象; 我也有想法想组建一个小孩的篮球队,因为这里的大人小孩都非常喜欢打篮球,而且打得很好,正好我学校有两个体育专业毕业的老师,不知有没有人愿意提供一些小孩的球衣球鞋之类的。 邮寄之前最好与鄙人联系下,因为有些东西可能这里用不着的,比如衣服中的冬衣:) 由于村里不通邮 所以邮寄地址只能到镇上: 云南省普洱地区孟连县公信乡中心校 顾春春 收  邮编 665800 没有快递  只能包裹 我的电话是 151 2569 3640 (上课时间不要打哦)     今天是周末,所以我坐了三个小时的摩托车,赶到孟连县里,写下这些文字,如有不通顺地方,请多多海涵。   顾春春 2009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