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短期支教的讨论

我觉得大多数还是好的,因为文中提到了一位官员的公子,所以并不能代表大多数。至少我所经历的一次短期支教,感觉对小朋友们还是有好处的。

法大学子援引

2010年3月6日北京小组涿州物探局整书活动

【春春,这个你晓得哇?】

本帖最后由 samen 于 2013-12-30 03:42 编辑

2.学校名称:云南省孟连县公信乡斑文村小学 736本
学校地址和邮编:云南省孟连县公信乡斑文村小学,665804
汽车托运地址:云南省孟连县团委
收货人:顾春春
电话:15125693640
http://china.ocef.org/bbs/thread-85331-1-1.html

大学生之”大”在于责任 一幅当代大学生的群像

2012年5月9日 10:57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陆洲 选稿:郑闻文
http://sh.eastday.com/m/20120509/u1a6542515.html

 东方网5月9日消息:据《东方教育时报》报道,提起“大学生”三个字,在20世纪80年代让人想到的是“天之骄子”;进入21世纪,让人想到的是“扩招”和“北漂”“沪漂”;今天,大学生给人的印象是多面的,有时是无法信托的“职场外星人”,有时又是卑微而努力的“蚁族”。可以确信的是,在社会日益多元的今天,大学生群体也日趋多元,任何单一的名词所勾勒出的,只是当代大学生的一个侧面。

  近日,一场“2011上海大学生年度人物”评选隆重举行,20名候选人的故事为我们勾勒出当代大学生的群像——求索、责任和奉献,前代大学生们的这些美好品质,在当代大学生身上闪光依旧。

  他们是努力求知的一代人
  他们是关心他人的一代人
……

  他们是心系祖国的一代人

  此次“2011上海大学生年度人物”评选中有这样一群西部大学生志愿者,用满满的爱心筑起上海与云南之间的桥梁。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顾春春就是这样一名爱心传播者。“2009年,我经过西部志愿者网上报名、面试等几个环节后,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云南,开始了1年的支教生涯,”谈起当初的支教经历,顾春春感触颇深,“最初,我被分配到公信乡中心校担任美术教师,但后来听说班文是整个县城最远的村子,最缺少老师,便提出想去那里支教。”

  支教的一年是艰苦的一年,因为距离县城80千米的班文村交通闭塞,山路崎岖,就连唯一的交通工具拖拉机也只有在5天一次的赶集日才会出现。由于缺少教师,顾春春教授六年级包括语文、数学、美术等在内的全部课程。除了认真备课外,顾春春还克服了因水土不服而产生的身体不适。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西部偏远地区孩子的生活状况,在支教期间,顾春春特地开设了一个名为“春春在等嘎拉”的博客,里边记录了他在当地的所见所闻,以此呼吁社会上更多好心人为孩子捐款。虽然,每次为了更新博客,他都需要赶几个小时的车去到县城,但是看到来自社会各界的捐赠,他觉得所有辛苦都值了。

  如果说,顾春春的支教生涯留给他更多的是课堂上与学生们相处的点滴回忆,那么对于曾3次去云南的上海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徐伟同学来说,当地学生对学习的执著最让他感动。徐伟所在的沙田小学,有许多学生担负着养家的重任。放学之余还不忘割些猪草回去,来来回回需要两个多小时。即便如此,他们仍坚持每天很早来到教室,因为他们珍惜读书的一切机会。感动于孩子艰难求知路的徐伟决定尽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虽然家庭贫困的徐伟自己每年的学费都需要靠贷款才能交上,但他还是多次自费到云南支教、调研。在全面了解了云南当地的情况后,作为学院志愿者总队队长的徐伟组织志愿者向云南的学校募捐,并在学院里找了些志同道合的伙伴们一起去云南支教。2011年暑假,徐伟带着捐赠的粉笔、课本等再一次去云南,用他的点滴爱心帮助着那些更加需要帮助的学生。“虽然每次去云南都几经艰辛,但看到孩子们收到礼物时所绽放出的快乐笑容,我们觉得所有一切都值了。”让爱心传递,让社会知道“90后”大学生也有爱心和梦想,是徐伟及他的同学们希望看到的。

  大学生之“大”

  在于责任

  记得中国近现代著名教育家梅贻琦先生说过:“大学之大非大楼之大,乃大师之大也。”那么,大学生之“大”又大在哪里呢?在年龄之大还是个头之大?我想两者都不是,大学生之大在于“责任”二字。帮助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学会分析和鉴别各种社会思潮,在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培养和保持良好的道德品质、道德行为和健康人格,是当前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主要任务。因此我认为,每年进行“大学生年度人物”的评选,是推出大学生榜样人物的契机,而这些典型人物的推出无疑是对当代大学生有示范作用和感召力的。

  受时代的影响,现在的“80后”“90后”大学生不仅思想活跃,接受新事物快,还具有很强的自我意识。他们独立,也愿意表现自己的个性。但由于中小学的应试教育和简单的生活经历,他们对社会往往缺乏全面认识,也不明确何为自己的职责。

  我常和学生说“青春承担责任,责任引领人生”。想要做一名合格的大学生,仅仅做到“精通外语听说读写,每门功课80分以上”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意识,懂得感恩与奉献,懂得通过社会实践来体现自身价值。读着“2011上海大学生年度人物”的故事,我们看到了当代大学生应有的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也看到了他们对学习、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而这些对即将面临就业、生存、发展等问题的大学生来说都是值得借鉴和学习的。

  (施索华系上海交通大学副教授、上海市首批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名师工作室施索华工作室主持人)

顾春春:我给佤族娃讲安徒生故事

 

  在顾春春位于上海师范大学美院408的画室里,出现最多的就是扎着头巾、赤着双脚、皮肤黝黑、笑容淳朴的佤族人,这将是他今年毕业画展的主题。他想用自己的画让更多人去认识这些贫苦但始终微笑着的佤族人。

2009-2010年,这个上师大美院油画专业的研究生作为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到云南普洱市孟连县公信乡班文村支教了一年。在那个因为生活艰苦常常流失老师的地方,这个80后志愿者不仅坚持了一年,并凭自己的力量为当地学生募集了价值10余万元的物资。去年,他被评为上海市2006—2011年度“感动校园”十佳人物之一。

要求去偏远的山村   头回体验仨月不知肉滋味

2009年,顾春春报名参加了当年的西部计划志愿者,这年7月,他来到了云南普洱市,被分配到孟连县富岩乡等嘎拉村做老师。在等嘎拉待了一个月,他听说在孟连公信乡一个叫班文的地方缺老师。孟连是个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班文是佤族人聚居的地方。“既然那里缺人,那就我去吧。”顾春春自告奋勇。

那儿果然风景秀丽。8月盛夏之际,满目苍绿,深浅相间,远山层起层落,有湛蓝的天和悠悠的白云,日落黄昏时炊烟袅袅,穿着红红绿绿色彩绚烂的民族服装的佤族人哼着山歌踏歌而行,留下一道旖旎的身影。“那地方让我真正体会到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物能力。”顾春春说,那是一种最原始的没有被时间打断过的美。

但美要有代价。来到这里的第一天,顾春春就体会到了为何这个村子缺老师,“因为条件实在太艰苦了。”班文是一个多山的村寨,交通不便,通信极不发达,还经常断电。为此,顾春春也只能学村民那样用柴火生火做饭。班文村的庄稼采用一种“轮歇”的劳作方式,类似原始的“刀耕火种”。一年庄稼种下去,收割完,用火烧了,隔一年才能继续耕种,产量很低,根本无法用来种经济作物。因为庄稼少,没有饲料,当地村民养猪养牛的也不多。村民们平时吃饭就是用苦菜煮个汤,然后和着辣子拌饭。只有逢着红白喜事,才有肉吃。在班文的头三个月,顾春春只吃过一次肉,“第一次知道仨月不知肉味是什么感觉了。”

语数外音体美一人全教  没有课桌上课就是席地而坐

顾春春去支教的是班文村小学,全校6个班,一个年级一个班,全校6间教室,老师也就只有6个,全是男的。顾春春教6年级,二十来个学生全是佤族娃。“早上8点开始,一天教7节课。上午4节,下午3节,语数外音体美,都是我一人教。”班文的孩子没有课桌,也没有凳子,上课就是席地而坐。因为条件艰苦,工作量又大,班文村小学一直缺老师,不少新分配过去的大学生,往往都很难坚持下来。“我支教时有两个班级的老师是新分配去的大学生,据说现在也都离开了。”佤族孩子有些能听懂汉语,但有的是只会听不会说,还有一些听也听不懂,学语文就像学外语一样。

孩子们的家庭状况普遍不好,个个都早早地当上了“大人”。劈柴、烧饭、放牛,都难不倒他们。班上的孩子分布在不同的寨子中,最远的从家里来学校要走3小时的山路。顾春春曾经陪他们走过几次,拄着根竹竿爬起山路来还是气喘吁吁,但孩子们却跑得飞快,一路上摘摘野果,快乐地问东问西。顾春春深深地被触动:这才是自然之子,他们很单纯,很快乐,即使生活穷苦也从不抱怨,依然是山间的精灵。

这也让顾春春对自己的教学有了新的想法,“这种生命力是最美的,大自然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课堂。”作为一个学艺术的人,他希望把这种美好和快乐带给孩子们。

顾春春把学生们带到野外,山里有棵大榕树,成为他们最常去的课堂。大家围坐在树下,听顾老师给他们讲安徒生童话,或是玩玩数字游戏。他在教室后面设了个黑板报,让孩子们回去听爷爷奶奶们讲故事,然后画出来,再用文字写成作文。开花的季节,他会带着孩子们上山摘花,把简陋的教室布置得焕然一新。语文课本上的文章,孩子们看不太懂,他就在黑板上画出来,孩子们不仅能理解了,还会被激发出更多的想象。而让顾春春感到高兴的是,学生们都爱上他的课,甚至让别班的学生都感到羡慕。

走8小时到城里上网   开博客为孩子们筹集衣物

很快,夏去秋来,云南的冬天到了。冬天虽短暂,但日出之前或是日落之后,还是有一丝丝凉意。顾春春却发现,不少男孩们依然光着膀子,问了,才知道,他们不是怕热,而是没有衣服可穿。孩子们一般都不穿鞋,赤着脚在地里跑,冬天来了,还是跟夏天一样最多套上一双拖鞋,因为便宜。即使是在操场上踢踢足球,也不会买一双球鞋来穿,因为太贵。班文的孩子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顾春春带去的一辆自行车就常常成为孩子们研究的对象。但他们没有课外书看,没有玩具玩,更没有电脑可以了解山外的世界。

支教生涯开始前,顾春春专门在网上开了一个博客,本想记录下自己支教中的点点滴滴。但到后来,这个博客成为他为班文的孩子们奔走呼吁的平台。他在博客上将孩子们的生活用照片和文字展现出来,并向社会发出呼吁:需要爱心人来帮帮这些孩子,不要太多,只要让他们有衣穿,有书看。

为了更新博客,顾春春需要到28公里外的县城去上网。这里不通公路,山路颠簸,顾春春开始时骑车,没过多久,自行车就不争气地报废了。顾春春只能走路来回,运气好的话还能搭上牛车、拖拉机,不然的话就只能靠双脚走。最长一次,顾春春从镇上回村走了8个多小时,到村里天都黑了。

向社会募集资助,并非支教志愿者的分内事,但顾春春坚持了下来。一年多时间里,他为班文的孩子们募集到衣物1500余件,图书约2000册,募集物资达10余万元,让每个孩子都有了衣服和书包。通过上师大方面的努力,他帮助班文的孩子解决了饮水的问题。还让班文的孩子跟杭州的一所小学的同龄人交上了朋友,用书信联谊。“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社会上有更多热心人,大家一起,力量才会更大。”他说。

编辑: 李彦龙
来源: 青年报
2012-02-28 14:15:00 中国青年网

http://zhuanti.youth.cn/2012/12lf/xb/201202/t20120229_1987194.htm

云南师大影视专业朋友来班文以春春支教生活为主题做的专题片

我的毕业作品~纪录片~《支教在班文》佤寨的孩子这样生活~ 来源: ♥余宗芹♥的日志
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489594237&owner=200716704

看看这些让我怀念的孩子,
班文,一个我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去了两次了,印象深刻!尤其是那些孩子脸,善良而淳朴。第二次去的时候,在村子里住了一个星期,与当地的佤族算是熟络了,和他们同吃同住,更加体会到他们生活的艰辛。他们要求的很少。他们很勤劳。每天四点就起床开始劳作。自给自足,得到的不多却很快乐……
班文,一个偏僻而落后的地方,与缅甸只隔一条江,从班文到公信乡,有三十多公里的路程,由于山路崎岖,骑摩托车也需要两个多小时,有时遇到塌方,那么需要的时间就更长。班文小学占地五千平方米左右,建筑面积只有七百平方米。整个学校有六个年级,共六个班,目前只有老师五名。由于学生从小说佤族方言,到四年级左右,学生才能讲汉语。所以低年级的学生都由当地的老师带,顾春春带的是六年级的学生。由于条件太艰苦,这个学校换了一批又一批的老师,老师们来了又走,只是,这些孩子却没有办法如此迅速地成长起来。顾老师走后,学校有一个年级的学生将没有老师带。只能靠剩下的五名老师来带全校所有的课程。
大学生到偏远地区支教是好事,带来新的教学方法和知识,但是时间太短。对这些山区的孩子来说,他们需要的并不一定是最优秀最前卫的教学方法和教学理论,他们渴望的仅仅是“稳定的教师队伍”

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到这些山区的孩子们!

时间仓促,影片制作比较粗糙,只为纪念我在班文的快乐时光。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寻找卢安克

有基金会希望提供资金给卢安克以便做一些为小朋友的事情,但是我们只有他的邮件,如果有比较快捷的方式,麻烦发送邮件到 lixq@zuaa.zju.edu.cn 或回复本文告诉。
——虽然VIEO中提到卢安克不接受中国任何个人与机构的支持,但我想他应该有知道能够更适合在哪里,或者建议用到哪里。

——————